单人床

推荐阅读: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万界种田系统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霸天武魂绝世邪神(邪御天娇)我靠科技种田兴家妖龙古帝贫道以德服人开挂的住院医黑暗影帝

    三年了,工作室门外的世界依然象是鬼片场景。
    吊在空中的那站盏灯管一样在寂静的黑暗里不停闪烁,细细的高跟鞋踏在楼梯上,喀嗒喀嗒地响。
    宋寒悦掏出钥匙,插进锁孔里,用了劲才把老旧的门给打开。
    半地下室没有阳台,傍晚夕阳馀晖透过小窗微微照了进来,她扫了一圈,陆凡不在,相机包也不在,停在外面的宝贝重机自然也不在。
    工作室里很安静,昏暗中,经过一天一夜浸湿在二人中的那件床单已经洗净躺在烘干机里。
    她先开了他的冰箱一看,不意外空荡荡的,跟她家里一样。来之前她已经回了趟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开冰箱,只要她家里的冰箱没塞满的食物,她就知道陆凡不会去她那了。
    上完床,她就走了,下了班,她又来了,彷拂他们之间有个不成文的默契。
    宋寒悦先先洗了个澡,再把床单换上。
    床仍然是单人床,宋寒悦嫌弃了很久,但陆凡总爱挤在一起。
    她不晓得陆凡什么意思,每睡-次,她就不由自主地去猜一次。想了想,大抵他以为她待的时间不长,而她就是短期住客。陪睡的那种。
    这种想法有时候想起,宋寒悦就气得牙疼,转念-想,她又何必生气,这样的关系不好吗她还白嫖了呢!
    可是她还是成到一丝丝的不爽'也不知道是气他或是自己。
    陆凡回来时,,时间已经过了晚餐时间,宋寒悦自己叫了外卖吃饱,冷着脸盯着电脑,对他的存在一样无视。
    陆凡看了看,收拾了她故意丢着的外卖盒子,洗了澡就往床上躺,又瞄了眼坐在她工作桌前的她。
    「路上塞车,晚了点」他故作无意地解释。
    宋寒悦没应声。他接着问「晚餐吃了盖饭」
    宋寒悦终于抬了眼睛。
    他说「我还没吃」
    「不然我故意扔在哪里给你看干嘛」宋寒悦手拄着下巴,模样有些俏皮慵懒,言下之意却是我故意的,你还要装不明白”
    「那我吃什么」
    「关我什么事」她顿了顿「你这里连泡面都没有」
    陆凡唇边有了些幅度,侧躺给她让出一个空间,却也不喊她,等她自己过来。
    宋寒悦的确一下就来了,问他「吃什么给你叫
    「不吃了,明天吃早餐吧」说着,陆凡拉下她,双手双脚把她圈在怀里,她挣扎了好几下,长出来的翳渣轻蹭她细腻的皮肤,不一会,她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有他沐浴乳的清香味,跟她同款,也有她沐浴后擦上的乳液,混合后,闻着竟是情药的味道。
    两人挤在小小的床.上,嘎吱嘎吱地作响,淫媚的呼喊荡出馀波,穿透门板在空无一人且阴暗的阶梯上游想。
    是鬼都要羡慕-番的销魂滋味。
    事后一整天的怨气痠痛都化成了水,嘴上仍不想饶人,娇声地抱怨「换一张大点的床吧,陆凡」
    陆凡却一样不愿意「三年了,它还没垮,不觉得神奇吗?」
    「垮了再换吧」他说。
    其实,陆凡不是没钱换,在华姐那的投资早让他的收入蹭蹭地往上,他的摄影兴趣却是没怎么改变的,偶尔带团赚点钱,偶尔一个人,悠游自在,一如既往的随心。
    不换床是因为那张床他爱极了,小小一张,她不贴紧他都不行。
    想想当年也算是神秘级大牌的陆凡,何时也开始耍起了小心机了呢。
    //
    陆凡这次回来,待了快两个月没出远门,不是在家当闲人就是背着相机包早出晚归,而宋寒悦就在陆凡的工作室住了些时日,对那张单人床没有满意的一天,陆凡的说法也很是莫名其妙,但为了某种她不愿再去深想的原因,她忍了。
    她把住在那的理由归咎于,她想看看他能忍她这个短期住客多久。
    只可惜了她花大价钱及未来近二十年的贷款买下的市中心中古屋,怕是再过不久就要变成蚊子馆。
    一日,陆凡和宋寒悦同时回来的早,陆凡说附近的水饺店前天开门了,想去当晚餐吃。
    那是一间挺特别的水饺店,做一休三,做一个月,休三个月,明明是一间水饺店,店内却被装修成一间像在卖浮潜装备的店,有股浓浓的夏日海边的味道。
    据陆凡说,以前刚搬来工作室时,那间是一间老夫妻在经营的,直到前阵子休店,再重新开幕后就换成老板的儿子,留下的旧人只有前老板娘。
    好在味道不变,陆凡喜欢,每每都带着宋寒悦来,即使是不怎么爱吃水饺的宋寒悦,也跟着吃了三年。
    这次开店,人潮挤得满满,都是来解解三个月的馋。他们很幸运,刚来就见有人准备离开,赶紧抢着坐下。陆凡负责点餐,宋寒悦的目光先在墙上转一圈。
    果不其然,又多出一串用贝壳串起的装饰品,再转去玻璃隔窗内正在揉面的老板。年纪挺轻的,就是整个人像在太阳底下晒了三个月一样的黝黑。
    宋寒悦毫不怀疑他是去海边玩了,也不知他开这一个月的店有什么意思。
    任性,跟她对面点了无数道菜的家伙一模一样。
    上菜的是一个女人,长相很清秀,绑着一个利落马尾,脚踩着一双经典版Converse。
    来店里吃饭的人都知道她是老板的女朋友,毕竟这老板有些高调,直接在位置不多的店里霸占住一桌。上面一张小卡写着“老板女朋友专用桌”,下面P.  S.  你眼睛看到店里长得最漂亮的那
    Ρó18Ε.Cóм(po18e.vip)
    个。
    好浪漫,但幸好不是在宋寒悦身上,否则她肯定要尴尬到扒下陆凡的一层皮。
    哦,该死,陆凡她怎就自动代入他了。
    再说了,比这尴尬的事她都经历过了,那张久远的人皮也好好的,如今混的也不错不是吗?
    可是真说起来,宋寒悦简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双标了,再仔细想想,她对他们两人的感情本就不同,所以是没差的吧?
    对吧?她在心底默默地自问自答。
    吃饱后,陆凡还不满足,提议去骑想看更多文请加Эw丶ΡO-①8丶COM车兜兜风。路上,他没头没尾地说「这可是我最常去的店」
    宋寒悦听得莫名其妙。
    「最常去的啊」他又重复一遍,在呼啸而过的风中显得有些狼狈。
    宋寒悦不懂他到底是想表达什么,问他「你干嘛?」
    陆凡没有回答。
    后来,那天晚上她在他怀里入睡时,想起上次假装喝醉责怪他的话。
    ——为什么不带我来,为什么有好的地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她。
    这人真是宋寒悦轻轻的弯起唇角,她怎么突然觉得他越来越可爱了呢?
    --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90939/200235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