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饰

推荐阅读:封神第一帝我家键盘有点萌重生之不负青春封神之福运大王上吧哮天犬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小太妃的马甲快掉啦)九龙霸帝诀第一弃少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宋寒悦被固定的手机闹铃吵醒时,睁眼就是一张巨大的照片。
    那是她的背影。那年陆凡偷拍,又寄给她,在背面写上煽情文字的照片,大大地挂在墙上,正对着床。
    其实这几年陆凡的工作室没什么变化,最大的也就多了个宋寒悦的存在,她的零食,她的衣服保养品,还有眼前当年空下的十年替补起来的她。
    每次看着,心底总有说不出感觉,既觉得满又很是虚无,像是漂浮在空中,不切实际。
    宋寒悦拿起手机关掉铃声,目光不自觉地盯住随着手机而晃动的吊饰。陆凡从西藏回来不只带回藏毯,还带回了这个小小,用五色缐编织成的东西。
    他偷偷地挂在她手机上,她发现后,觉得这年头根本不流行吊这东西,想拆下,他却默默地说他找喇嘛开过光,给她求得平安。
    宋寒悦看在他的心意上,没拆,又脱口问他「怎么不给我求求爱情」
    陆凡看了看她,眼神有千言万语似的,但什么都没说。
    现在想起,她仍是看不懂他到底有何意,越想越是不耐,跟他摆上那照片一样,一股无名火蹭起来,手肘往后一使劲,身后也已经醒的傢伙闷哼了声「你一早就跟我有仇?」
    说完,腰上的手紧了紧,比他们俩都要醒了许久东西往她股间一挤,赤裸地与那地方相贴。
    这一挤,宋寒悦痒了起来。
    「做一次?」
    耳边陆凡清晨暗哑的嗓子更是迷人心智,宋寒悦不自矜地用力夹夹腿心,心里想着要上班养活自己付房贷,得赶紧消火,手欲要扒那只手,陆凡就先缩了回去。
    宋寒悦有直觉,他绝对不是放弃“做一次”。
    「我要迟...」说话的同时,不出意料,陆凡的手直接往她的腿心钻,往夹紧的花唇柔柔地滑动。
    剩下的话转成了轻吟,大早上的,听的陆凡春心躁动,悦耳极了。
    不一会儿,再抗拒的身体也就软了,连一句抵死不从的话都说不出口,舒展着眉眼享受他的伺候。
    陆凡翻到她身上,捻着湿润的淫液到她眼前,要她看看,她也想要的证据。
    可爱的酒窝此时不仅迷都人心神要散,那唇边眼梢的邪魅笑意已足够魅惑人心。
    宋寒悦想,也许那也有昨夜残留下的,接着嘴一张,直接含住了他,学着口他时前前后后的舔弄吸吮,还要故作媚态,半瞇着风情的眼眸,发出吃得作响的声音。
    都已经如此,再口是心非下去就要成了矫情,陆凡又哪里经的住她有意勾引,近年来,他最是吃她这套。
    进去的时候没有任何阻扰,她湿透了,想做极了,张开双脚,再盘上他劲瘦有力的腰桿。
    以前的陆凡,钟爱背后式,现在不同了,除了背后,他都喜欢。
    陆凡记得他曾经问过她悔不悔,她答不悔,虽说人都有过去,他也有,但如今他倒是小气的希望她能悔些,或者说,多在意他一些。
    那枚logo他索性眼不见为净,否则又要让他想起,把她折腾的更惨。
    至于宋寒悦,她什么姿势都行,毕竟他用哪哪都舒服,被触碰的地方像流过电流,酥酥麻麻的。
    丢在一旁的手机亮了又暗,暗了又亮,许久,一个用过刚拆下的保险套扔在地上,陆凡握着她嫩嫩的手,裹住自己撸动,不到一分钟,粗喘伴随着一股浓浓的白浊射在白嫩的小腹上,远点的喷到宋寒悦的胸,恰好点缀在那枚殷红的乳尖上。
    陆凡眼一红,未软的性器也跟着一热,他暗暗骂了句脏话,心里想,若是再做,恶俗的说一句,命都愿意给她,但她肯定不屑他恶俗腻人的话,不愿再做第二次,还要扒下他一层皮,嘲笑他哪里学的话。
    轻轻摩挲着那枚刺青,撇开青春纪念碑的那段过去,和现在谁都说不清的关系,宋寒悦可以说是个拎的清的人。
    挺好的,至少目前对她来说。
    --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90939/200235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