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见与再见

推荐阅读:抗战之最强军神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御兽诸天只求一世逍遥人间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晋末多少事大奉打更人九龙圣祖大明王冠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叫停了陈安的,是一个同样江湖人打扮的男人。
    那男人穿着简陋,一身粗布衣服,头上带着不知是什么草编织而成的斗笠,边角上还有几个破损,斗笠前面露出半张脸,胡子拉碴。
    腰后一把刀横跨,陈安大量了几眼,也看不出什么,只是停步的同时单手握着剑柄:“兄台有事?”
    那男人伸手抬了抬斗笠,露出一双深邃的眼,长相不俗,中年硬汉的气质扑面而来。
    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陈安的手腕看了几眼,确认了什么之后,抬起了头,看着陈安斗笠上还带着黑纱布,此时只露出小半侧脸的样,拱手道:“兄弟手腕上的玉坠,可是柳城主的物件?”
    陈安垂眼一看,自己手腕上带着的,的确是柳如雁送他的那用红绳拴着的玉坠。
    虽然不清楚面前这人是敌是友,但既然被人认出了这玉坠的来路,显然这人也和柳如雁关系匪浅。
    陈安便点头道:“是柳城主赠我的。”
    那男人眼神复杂的盯着陈安看了一会,叹息一声:“原来如此,你便是那个叫陈安的男人吧。”
    “是我。”陈安只觉得颇有一种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感觉,怎么走到哪,都能听到自己的名字?
    那男子再看了几眼,心里似乎疑惑着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发问,只是静静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无事了,有缘再会。”
    男人说完,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便走,但陈安总觉得这家伙似乎对自己有着一股子淡淡的敌意,走时,背影竟还有几分落寞。
    情敌?
    还是什么别的?
    他拿捏不准,也不想多生事端,虽然这人的对话有些莫名其妙,目的也不明了,但既然没有当场发作,就也先不管,日后见了柳如雁再问询便是。
    只是默默地将此人记在了心里后,陈安便在这安平县里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
    结果也没发现什么有意思或者奇怪的事,中午随便吃了几口,回客栈运了会功,便到了下午和张恒李逵陆明三兄弟约定的时间。
    虽然只隔了一宿,但当陈安再次来到那酒楼时,仍然感觉了有那么点物是人非的感觉,虽然人还是那些人,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心境却着实发生了变化。
    “陈兄!”李逵这黑脸倒是好眼力,一边喝着酒,远远看见了陈安一身江湖人打扮,却还是认出了他。
    陈安走来,将斗笠往桌边一放,笑道:“这都能认出我来?”
    “兄弟这气质,丢到哪都显眼。”李逵笑呵呵的拿起酒壶给陈安倒了一杯,嘴里还有些赔笑的说着:“昨晚咱也不知道你就是陈安,说话间要是有些得罪,还请赎罪。”
    见到这黑脸说话间多了几分客气,陈安眉头一挑:“兄弟可别笑话我了,咱们几个该怎么相处还怎么相处,我可没有看碟下菜的臭毛病。”
    “只要聊得来,行为处事看得过眼,就是朋友,无须顾忌什么。”
    陈安说完,李逵先是一愣,随即举杯:“是我的错!给兄弟赔罪!”
    这黑脸喝了一杯,砸吧砸吧嘴,干脆拎起一坛,只见嘴巴叼着酒坛边,喉头咕咚咕咚,一壶酒竟然就慢慢盖着了脸,等喝完,李逵打了个长嗝,单手抓着酒坛倒转,竟然滴酒不漏。
    “好本事!”陈安笑着举起酒杯,喝了一杯后,正色道:“今晚有正事,兄弟们还是少喝点,多吃两口,若是情况不对,我们搞不好就得先跑回宁安城去。”
    李逵刚想问回宁安城作甚,脑子一转,才想到柳如雁这号人物,心里对陈安那是大写的服气,他放下酒坛,说道:“兄弟放心,我等三人虽然在这江湖上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面对寻常高手,我们三兄弟也是能打能走的。”
    就怕你们能打的时候打,打不过只能走的时候就走了。
    陈安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张恒却一摆手道:“放心,今天就喝这么一口,三弟酒量极大,这么一坛酒,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是极,人家都说我肚子里装的不是油水,而是酒虫。”
    李逵虽然哈哈笑着,但却还是放下了酒杯,使劲的吃了几口后,便道:“今个要是想见红柚,我估计得早点去,今个去和城门口的几位弟兄聊了聊,今天上午从周边来的生面孔可不少。”
    陈安点头,想起了上午见到的那人,那人显然认识柳如雁,而且并非点头之间,能和柳如雁扯上关系的熟人,对目前他这条小虾米而言,都算得上是鲨鱼了。
    他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展开,总觉得,今晚这一行,怕是少不了事端了。
    又和几人交代了几句之后,陈安便稍有些小小激动地,前往了这古代的青楼。
    此时天色才将将黯淡了些,太阳还没彻底消失,远远地挂在天边,但这迎春楼却已经热闹了起来。
    几个穿着还算体面的小厮在门口笑嘻嘻的陪着笑,门口还依一位半老徐娘,同样面带笑容,只是那眼四下打量着,寻常客人也不迎过去。
    直到陈安一行人到来。
    呃,或者说,主要是陈安。
    即便此时将斗笠上的黑色半透明布料都放了下来,遮掩了大半面容,但光是行走间隐约瞥见的那鼻子、嘴巴、下巴,就能看得出他的四五成英俊来。
    身形挺拔高瘦,骨架却不小,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黑色侠客长袍,行走间,身后的李逵三兄弟顿时成了家丁似的存在。
    “呦,这位爷,里边请!”
    见着陈安一行人目标差不多是这,那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便提着红色的手帕主动迎了过来。
    “这几位爷,来来来。”那老阿姨说着话就往陈安面前走,那浓浓的胭脂味让陈安本能的仰了仰头,那老阿姨也是个人精,一见他的样子,便不再靠近,保持一人的距离,并肩走着。
    “我们迎春楼啊,今个客人多,二楼的房间可没剩多少了,不知道爷是要上雅间看,还是在一楼大厅看啊?”
    老阿姨话音落下,李逵便黑着脸道:“我家公子爷岂会和人挤着看姑娘!”
    “诶呦诶呦,是我不对,老身这笨脑袋怎么就没想明白呢?公子爷,里面请!”
    老阿姨丝毫不见不快,反而表情笑的更开心了几分。
    径直将陈安领上了二楼的同时,陈安却努力的透过面前的纱布看清这迎春楼内的情况。
    此时的客人虽然不少,却也算不上多,一楼大厅一共放了八张桌子,此时已经坐了四张,三张坐着的全是些豪绅打扮的普通人,唯独剩下那张,只坐着一位陈安极为眼熟的家伙。
    只看那人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身后挂着一把长刀横着,坐在椅子上也不见拆开,只是椅子做一半给长刀留出位置。
    桌上放着一桌的菜肴,但素的却半点没动,只是拿着筷子抓着肉食吃,脚下还空了几个酒坛子,手中提着的酒杯几乎是满了就灌进肚子。
    正是上午拦着陈安,喊着请留步的那位。
    陈安表情不变,而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人正在打量他,俩人隔着斗笠的黑色纱布对视了一眼,那人便眉头皱起,眼神里除了意外,竟然还有点怒气。
    ps:求个推荐收藏呀!萌新作者生存不易!o(╥﹏╥)o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91243/201646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