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别

推荐阅读:我的未来是大帝万人之上江朝天王冬青空战之王兴风作浪的姐姐们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我真没想红啊斗罗之祖龙传说

    这世上的男人大致分为两种, 一种是直肠子,心思简单的,另-种是表面良善,肚子里却花花肠子,坏心思多的。
    宋寒悦起初认为陆凡属于第一种,现在她认为是第二种。
    做鸭,他身子不得不花。心花不花,她管不着。
    但所谓的花花肠子还有分等级,最高的就是深藏不露,看不见底,能把人绕死打结在里头的那种。,
    是谁说女人心思比海底针难捞,ABCD没个答案。在宋寒悦看来,全是偏见。
    若真要比起来,陆凡一点也不差。
    上一秒问她好不好奇他的行踪,表现的那样彷佛在埋怨她不多关心他,可谁能想到他一转眼又跑回去做鸭子,做任何事更是-
    声不响,如今还要通过别人的嘴听他接下的去处打算。
    宋寒悦在他心里算个什么她看不清他,感觉自己要疯了。
    可她明明最是知道他生性自由,做决定,去哪里都是随性随心的,现在曾经以为那些的不过问、“不在意, 却全都意外地,因为那场聚会变了调。Ρó18Ε.Cóм(po18e.vip)
    失眠近日以来占据着宋寒悦的夜晚。
    她曾以为的那些,总在夜深人静时,不合时宜地汹涌而来。
    她责怪陆凡埋怨她的不闻不问,他却一次也不曾过问她的,她厌恶自己当时在他面前说的多好听,多潇洒,背后却是她刻意忽视的满腹委屈。
    心底更是知道他是真的对她很好,可大概也有些东西,一旦被情绪遮盖住了,就看不见了。
    那些默默的关心在意,终究是大不过积压又汹涌的情绪。
    而她以为的,还有她可以没有陆凡。
    以前都听人说,人只需要一点时间,习惯是可以养成的,也可以抛弃,但至今她不仅发现不习惯没有陆凡,还有个习惯一-直改不了,即使她拥有一把钥匙,有他电脑的密码,社交的帐密,她就是改不了。
    宋寒悦打开手机,点进Ig,最新的搜寻栏上他永远是第一-个。
    他的po文数依然比粉丝要多,版面风格依然乱七八糟,自成一格,却多了些不一样的。
    大多是她的背影。她随意翻着旧文旧照,手机顶端跳出了订阅通知,宋寒悦心藏突地一跳,往下拉了拉重新整理,数秒后便看见版面上多出一张新照片。
    陆凡在Ig上po了一张女人的模煳背影,那个背影,关注他的人都很眼熟,而本人更是熟悉不已。
    在照片底下,他附上了一段文字,“随心还有一份不确定性,而那份不确定性,是能在之中遇见一个素未谋面的自己。”
    又来了。又是这样的意味不清。
    他想遇见素未谋面的自己,却放上了她的背影。陆凡究竟什么意思?
    悬在爱心上的手指始终没有落下。思绪绕了好几圈,最后抿着唇,点了返回。
    以前的她,一眼就能读懂陆凡想表达的意思。
    现在的她,什么都读不懂,心境也已经不同了,像是身体里空了一块,凉飕飕的。
    她怪天气冷了起来,于是用被子裹紧自己。
    作用不大,她依然冷。
    这种感觉她经歷过,可没想过会再经歷一次,她便知道自己差不多要完了。
    //
    泰国的事,陆凡最终确认下来了。
    年前出发,在这里他早已没有一起围炉的家,因此他决定去那里玩过年,年后就开始上工。
    往年他也是这么做的,只是这一次他不会那么快回来了,至于他正在做的作品,到哪他可以拍,唯独有一人,他放不下。
    那天以后,宋寒悦仍旧是一通电话都没有,连问一问他都不肯,固执倔强得像头牛。
    陆凡也是,不愿打去。他就是想看她的反应,即使这早已在他的预料中。
    他有时候都觉得这是在较劲,跟她,又似乎是跟自己,结果通通落不到好。
    大概他对她真的是可有可无。
    要出发的那天清晨下了大雨,气象预报在前几天就预告有大雨特报。
    倾盆大雨中,比不上机场内的热闹,陆凡在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给了宋寒悦电话,没接,估计不是被他吵醒不高兴,就是根本懒得接。
    不过他还能庆幸地想,至少没把他拉入黑名单。
    上了机,陆凡不死心又给她打了一次,听着漫长的响铃声,他忍不住要自嘲,他放下的身段够低了。
    什么较劲,又与她相比都算不上什么了。
    这回宋寒悦终于接了,声音听上去像刚起床,喂的一声,又兇又哑。
    「刚醒?」陆凡明明知道,却还是问了一句。
    「你吵醒的,有事?」她没好气地回。
    「哦,没什么,就告诉你一声,我要走了」
    接着那头忽然没了声音,好一会她才淡淡地道「知道了」
    知道了。不是掰掰,也不是再见。
    然后,她挂了电话。
    陆凡看着玻璃窗外的雨下得越发大了,像天空漏了一个大洞,所有的雨都倾斜而下。
    说不清是什么心情,但跟那个洞没什么区别。
    宋寒悦不比陆凡好,冬天的冷,加上暴雨,寒意直侵入她包得像肉粽一样的身体里。
    陆凡不在,她自己叫了一辆车去上班,路上就跟陆凡听得响铃差不多漫长煎熬,淹起了水,尖峰时刻有机车开过就会溅起。
    如果他在,她估计也不会让他送,否则她也定要先被溅成落汤鸡。
    想着想这,她自嘲地笑起来。
    现在多想这些都已是无用,陆凡走了,什么时候回来她都不敢去问,她便只能安慰自己,趁此机会,断了是好,却禁不住地去想,他为什么要打给她,告诉她,他要走了。
    他从不说的,而她在心底委屈,如今他说了,她倒觉得不如不说。
    如果他不说,也许她就不会像此时如此纠结难受,可以像往常一样,当作谁也不曾来过离开过,她更不会觉得,他打的那通电话,像作道别。
    ——————————
    发现很多虫没捉,下礼拜的文我尽量
    --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90939/200235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