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高辣 > 在那之後 > 是朱是墨

是朱是墨

推荐阅读: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归档之金融才子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数风流人物诸天苟命陵夭原始文明成长记次元入侵现实地球诡异天地

    月光皎洁,狼人犯案,不分月圆夜。
    鬼哭狼嚎不好形容,叫床高亢,馀音裊裊更是不足。
    只可说,那声触发了悸动,烙在身体里,不可言喻。
    是好是坏,却是因人而异。
    陆凡这次去了叁个礼拜,回来纵慾过度,隔天一早害得宋寒悦腰酸背痛。
    她恨恨地瞪着对面吃饱喝足,神清气爽的人。陆凡但凡隔日没事,都是睡到中午才起的。
    宋寒悦通常气不过,会故意把他叫起来,可更气的是叫起来也没事,陆凡起床气没发作,还会心甘情愿地给她做一顿早餐,赔偿她一晚上的辛劳。
    固定的组合是她的一杯黑咖啡,以及他的一杯拿铁,其他的就是一块土司夹果酱或煎蛋,再一份水果沙拉。
    简简单单的。
    当然,这组合只存在宋寒悦家里,以及有食材的时候。
    宋寒悦不爱进厨房,意思也就是她根本不碰。厨房对她就是一个放零食和喝水的地方。
    冰箱里除了冰水,几乎都是陆凡填满的。
    陆凡这次出去太久,因此今天的早餐只有他去西藏前冰在冰箱许久,吃起来没有坏掉的两片面包夹果酱。
    让宋寒悦有点不解的是,陆凡的工作室除了宋寒悦放在那的零食,和他后来买的一模一样的咖啡机,他那里的小冰箱几乎没什么东西。
    再仔细一想,大概是没有厨房的关系,所以宋寒悦如果是在那过的夜,他就会自觉的提早起床给她点外送,好让她醒来就有东西吃。
    恨的是,宋寒悦对此贴心,从来没有表示,叫陆凡不太高兴。
    上班前宋寒悦去换了衣服洗漱,一面后悔挑错日子纵慾,还得往脖子遮一块块引人遐想的痕迹。
    刷牙时,陆凡也来了。两人先为牙膏挤前面后面中间吵了下,又在洗手台前挤来挤去。
    浴室空间不算大,宋寒悦往旁边一站,他就靠过来,又往旁边站,他又靠过来,硬是要挤在一块,接着宋寒悦朝他一瞪,含着牙刷不清不楚地骂「幼稚」
    陆凡笑了起来,搂住她的腰把她带回洗手台前,吐出牙刷,满嘴泡沫在她也是泡沫的唇上来个迟来的早安吻。
    都是一样清新的味道。
    说来陆凡也是觉得好笑,宋寒悦抗拒早上没刷牙就接吻,偏偏她自己满身酒气就兽欲大发,要往他身上钻,钻完早上再把他口醒。
    昨晚钻完他都没洗呢,不过也好,他有什么不好呢?
    他们各自望向镜子里的他们,她的眉梢扬起,他秀出酒窝,这样的场景不陌生,他们在一起都是这般玩闹又有默契,好似多年的情侣,或是恩爱夫妻。
    一瞬间,宋寒悦回想起Jerry的话。
    结婚。
    当初买房时,是陆凡陪着她一间一间地看,她看起来好的,他总能说出哪里不好,替她把关。
    记得那时房仲以为他们是要买婚房,挑的都是两室一厅,一间主卧,一间婴儿,他们默契似的,谁也不辩解,继续看房,最后宋寒悦也买了两室一厅。
    浪费了房仲的好心,宋寒悦自然不是拿来当婴儿房的,是拿来当她的更衣室,甚至签约完当着陆凡及房仲的面,不留情地戳破新婚夫妇的幻想。
    至于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解释明白,大抵是宋寒悦的恶趣味,亦或是道不明的原因。
    而陆凡是为什么,她就不愿多想了。
    //
    宋寒悦今天去杂志社是陆凡送的,快到时,陆凡在两个红绿灯前一个转角就停了下来。
    宋寒悦觉得他的重机太高调,每每都让他停在转角的路口,在慢慢走去。
    陆凡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沉沉。
    到底是觉得高调,还是不想让他见人,他问不出口。
    送完宋寒悦,他去了华姐那里一趟。
    自从退出以后,陆凡给她们培训过一阵子的人员,到了后期除了每个月进来的分红,陆凡已经许久没有来过这里了,每次来也都是应华岚的约,和宋寒悦一起来。
    他熟门熟路地找到办公室兼卧房,与叁年前相同的浓烈气味和大床上的酒红幔帐,明明是大白天的,窗帘却拉了起来,四周点上橘黄灯光的香薰,透着一股神秘感。
    他朝大床喊了声,朦胧的光缐照得那片落下的纱幔人影绰绰,想让人一探究竟。
    「这么早?」一声撩人好听的媚嗓先传了出来,接着一只细白的手探出,优雅地撩开帘子。
    陆凡习以为常了,仍是忍不住扯扯嘴角「不早了,我课都上完了」
    床上发出轻轻的笑声,两种不同的声音迭在一起。
    「我以为你会迟到」华姐下了床,不在乎陆凡在场,裸着身体悠悠披上一件丝绸睡袍。
    「我什么时候迟到过?」陆凡目不视物似的,坐上床前的沙发,百无聊赖地举起一罐燃烧中的熏香,放在鼻尖嗅,又放了回去。
    他不喜欢。应该说,他以前不讨厌,也没有不喜欢,可他现在很不喜欢。
    味道果然还是宋寒悦身上的好,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再喷当初的那个独特香气。
    近来她喜欢的味道一直在变,有时花香果香,如今是草香。有浓有淡,味道亦不是她独有的,但对他来说迷人的程度不减,闻着舒心。
    「是没有」另一个声音也传了来,陆凡身后的帐子被掀开,他转过头去,看见一张妩媚的脸,身上一样不着衣物,姿势妖娆的斜卧着。
    女人朝华岚伸出手「你输了」
    华姐语气埋怨「陆凡,你宝刀未老啊,以为你退了那么久,该有些松散的,没想到你昨天刚回来,一夜过后还能这样精神」
    陆凡一听便知,华姐和李燕兮又拿他打赌了。赌得什么他没兴趣,只想赶快把事情处理完。
    今日来不是为了叙旧,华姐叫他来,是有意拓展一下生意。
    华姐的生意越做越大,虽是游走在法律边缘,却已经足以发展成大型连锁店,加上陆凡的投资,更不是问题。但华姐不愿意,在国内目标大了,容易成为目标,所以她把地点放在国外。
    陆凡没有意见,可是华姐的意思是想让他去国外帮忙一阵。
    这放在以前,陆凡是愿意的,还能到处去走走拍拍照。现在的他,犹豫不决。
    就连华姐她们也都说陆凡变了,有时候他也经常觉得变了。
    华姐知道他犹豫什么,更知道他和宋寒悦之间的情况。她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她不勉强他,让陆凡去跟宋寒悦商量看看,再给她答覆。
    回去之前,还不忘调侃他「精力这么好,要不再回来接客?说不定宋寒悦一吃醋,就解了你这个局了」
    陆凡连应都不应,他才不接客,更不想跟宋寒悦商量。
    就算是想,她应该也无所谓,还要说「你去啊,回来之前留点给我」
    MD,想想就气人。
    不过,想想只是想想,面对她,陆凡又不怎么气了。
    陆凡回了工作室一趟,把这个月该缴的费用缴完,再去咖啡店找丁原楷闲聊,中午蹭了他一顿饭吃,看了看时间,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就回到宋寒悦那。
    他不得不承认,在宋寒悦这里的生活比自己在工作室的生活精緻多了,简直是一下从邋遢男变成了精緻man,如果丁原楷看了都要目瞪口呆,再嘲笑他一番。
    但幸好,这种事,只有宋寒悦看得见。
    他把食材塞满冰箱,做了她叮嘱的,又给卧室昨晚的一团混乱整理完,他待在客厅整理他西藏游的照片。
    到了九点,宋寒悦还没回来。
    她没消息,他也不想问她。结果陆凡等得越来越不耐,肚子也是叫得越发饿。
    目光往地上一瞥,一张尺寸不大不小的地毯踩在他脚下。颜色简单朴素,图样有两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往天上飞。
    那是陆凡带回来的藏毯,他每去一个地方都习惯给宋寒悦带一样纪念品,给她的电视柜装饰的满满。
    这藏毯他一眼就相中了,扛也要把它扛回来,直到早上行李箱还丢在那一动不动时,宋寒悦想把它给丢了才发现的。
    行李箱是不丢了,淡淡地使唤他把它铺在客厅,还要一边骂他神经病,大热天的买地毯回来,也不知道他怎么给塞进去的。
    当下陆凡一声不吭,心里知道她就是口不对心,到了现在,陆凡数着时间恨恨地想,今晚回来要跟她在那两只鸟上面做爱,操得她骂他买的极好,还要叫得像鸟一样悦耳。
    宋寒悦没多久就回来了,对陆凡的存在有种你在不在都无所谓的感觉,一声“我回来了”都没有,自顾自地去冰箱倒杯冰水解暑。
    冰水被倒了,想也知道谁干的。
    宋寒悦不生气,直接开了瓶陆凡买的啤酒,冰冰凉凉,爽极了。
    陆凡听见开罐的声音,终于忍不住,盯着电脑大声嘀咕「就爱找罪受,还一天到晚喝酒」
    他不让宋寒悦喝冰,因为她姨妈来时她总喊疼,但其实陆凡对此挺矛盾的,因为那时她会缩在他怀里,可怜的像只惹人疼的小猫,暴躁起来又能把他气得够呛。
    他喜欢的要死,无论哪种,但为了她好,他还是不让她喝。除非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管不到她。
    宋寒悦被他一唸,心情颇好,骂不还嘴,又看了看满满的冰箱,心知他是要在这里住一阵了。
    她倚在餐桌边,开放式的厨房能一眼看见他正在对着电脑忙,再望了望,家里多出一块注目的地毯自然也没错过。
    地毯是她喜欢的样式颜色,虽然那是什么鸟她不知道,又觉得跟整个装修不伦不类,有点好笑,又很满意。
    宋寒悦从冰箱挑了几样食材,开火,等水磙的时候,她说了回家后的第一句话「吃吗?」
    他眼皮终于抬了抬,看似犹豫了几秒「...吃」
    陆凡为了等她,要饿死了。他起身走到厨房,眉头一皱「又吃这个」
    牛肉泡面,没牛肉,还要加一把他不爱吃的清江菜。
    「不喜欢别吃」宋寒悦嘴边擒着笑,把食材都丢了进去。
    她是故意的,挑着陆凡不爱吃的来,连蛋都要煮成半熟,她的最爱。
    陆凡只吃全熟蛋,泡面吃排骨鸡味,不爱便当菜。他说他有阵子天天吃清江菜,实在怕了。
    说起来,她与他的饮食习惯有很大的不同。
    宋寒悦平时克制,遇到心情好或不好时就爱吃刺激垃圾食物,加上工作忙,叁餐混乱。
    陆凡也吃速食品,可为了不浪费耗在健身房的时间,平常吃的都是清汤寡水,没滋没味的东西。
    比如说,一个喜欢喝有味道的水,一个只喝水,一个喜甜、咸、辣,一个只喜淡。一个爱吃牛,一个只吃微波鸡胸肉,还挑嘴的很。
    这些都是宋寒悦一一发现的,好笑的是不知是近朱者赤,还是近墨者黑,如此不相同的人凑在一起,渐渐的,竟是陆凡被她带坏了。
    两人唯一有始有终的共同爱好便是酒了。冬天红酒,夏天啤酒,睡前小酌,再做一场爱,好极了。
    宵夜自然也好,不过不在宋寒悦今天的范围里。
    泡面煮完后她一口没吃,就喝着啤酒,坐在他对面看着他臭着脸吃完。
    她知道他等了她一晚没吃,可是她并不确定他会再来。有时候,他回国的隔天就又消失了。
    她也知道,陆凡这张脸不再是以前那张就爱用酒窝勾她的脸,而是一张动不动就被她逗得臭脸,还会认命般地把那一碗面吃光。
    有趣多了。
    宋寒悦亲了亲他的唇角,舌尖嚐到残馀的汤汁。
    嗯,不错吃。
    她转身就要去洗澡,陆凡手快,抓住她的手,人再一转,面对面深吻,探入她的口腔中,肆意留下牛肉汤的味道。
    分开时,牵出一条长长的银丝,不知是他馋得她,还是她馋得他分泌出来的。
    「下次也煮我爱吃的,我明明买了回来,你就是不煮」他说。
    「自己煮不会?」
    「那你刚才煮给我?」
    「我想煮给自己的,可是突然不想吃了」
    陆凡哼了声,嘴硬的女人,可他怎会不知她吃过晚餐了呢?而他要的不过是她给他煮一碗面。
    这样一想,心里又是一满。
    小小目的达成,接下来该往大的发展了。
    陆凡的吻再度覆上去,宋寒悦想推开他,她纵慾后的筋骨尚未恢復,折腾不起,偏偏陆凡是个经验丰富,又最是了解她敏感点的人,才使出不到一半的功夫就把她给亲的七荤八素,软在他怀中。
    什么折腾不起的都是假话,此时光是陆凡对宋寒悦笑一笑,她都可以马上高潮。
    宋寒悦必须说,亲耳听他不当鸭后时,她很开心,毕竟,能独佔这样迷人的男人,她太快活了。
    陆凡心想事成,客厅里的阳台落地窗隐隐约约映着一对在地毯上交缠的人。
    摇晃间,宋寒悦神色迷离地望向窗上的那对人影,一面承受一波波的浪花来袭,荡出漂亮晃眼的乳波,微张的唇毫不羞涩地吐出挠人心房的叫声。
    简直比鸟儿还好听。
    在最后的剎那,宋寒悦没抵过陆凡的挑逗与引诱,夸他地毯买的极好,下一秒她就同那鸟儿一起飞上云端。
    不过她没松口陆凡莫名的追问,他问她,昨晚跟谁喝酒去了。
    --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90939/200235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