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言情 > 国啤(秦东) > 第48章 活着干,死了算

第48章 活着干,死了算

推荐阅读:仙医邪凰:废物四小姐穿成女频文的反派大佬第一刺客女婿修罗叶凌天袁雪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我真的不想当男主角万古神尊左道倾天三国之曹家逆子机械血肉霸道大帝

    同齐大学操场上,旦复的教学楼里,华师的宿舍区里,交大的食堂里,无数大学生打闹着,追逐着,随口就说出了文化衫上的字,好象这些日子不说几句嵘啤的广告词,就象不会说英语单词一样。
    “xxx,这次你考了满分,下次,我必加倍奉还……”
    “你吃了一枝棒冰,我必加倍奉还……”
    “你晨跑两千米,我必加倍奉还……”
    ……
    我必加倍奉还,上海的大学生很快流行起这句话来,以致于秦南这个始作俑者无数次受到同学们的提问,“秦南,你哥哥是不是在家里在厂里一直说这句话啊?”
    “有吗?”秦南很认真地想了想,即使哥哥还与大光哥横行街头的时候,他也没有说过这句话,不过,另一句,他倒是常说。
    “活着干,死了算!”
    不同于加倍奉还成了一些大学生的座右铭,这句秦东当学徒工时最爱说的话,俨然已经在上海的弄堂、工厂和单位流行开来。
    “我们化工厂这个月要再加把劲,我看街头的文化衫上不是有句话吗,活着干,死了算,大家一定要把本月的生产任务超额完成……”
    一位化工厂的厂长站在舞台上,这句话,正得他心。
    此时,上海的最热的地方,还应属股市,全上海只有证交所这么一个交易点,股民每天把这里挤得水泄不通,尉文渊突发奇想,包下上海一家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文化广场,作为临时的交易场所。
    文化广场是一个露天大棚,股民席地而坐,广场每隔 5 分钟播报一次股票行情,委托点接受单子后,马上通过电话传入上交所处置。
    “活着干,死了算,不发财我就睡文化广场了!”
    此时,这句话成了无数股民的座右铭,秦东不知道自己这句话,会造就多少富翁,也会让多少人走向楼顶……
    但不管怎么样,上海的天气是越来越热了,生活在里弄中的小两口,即使是天气热也一样要办事。
    入夜,在床铺的吱吱声中,在粗重的喘息声中,一个女人的声音稀疏响起,“都弄一次了……”
    可是另一个声音立马含糊不清道,“不是说了吗,活着干,死了算……再来一次……”
    哦,文化的流行是顺理成章的,也是猝不及防的,可是当一种文化流行开来,它的力量又是巨大的。
    此时,西子啤酒的文化衫已经鲜少有人问津,而嵘啤的文化衫却成了此时的“网红”产品。
    “小同志,我们给钱,可以多给我们一些文化衫吗?”几个青年人直接掏出了钞票,嗯,是谁说上海人锱铢必较的哦?
    可是上海人又是精明的,无数服装批发商看到了里面的商机,紧急加印带着嵘啤广告词的文化衫,虽然嵘啤的标志没有印在上面,可是不论是谁,只要提到加倍奉还,只要提到活着干,死了算,就都会想起嵘崖啤酒!
    文化的旋风强劲,强劲到已经吹到了上海的外资企业中。
    “查尔斯,别惯他熊毛病,……”一个外资企业的经理笑着打起自己的员工,用他刚刚学到了发音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中国话。
    可能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发音不准确,马上又自己笑着纠正道,“别惯他熊毛病……”
    在他奇怪的发音中,中国的雇员只能笑着听着,可是外国人都这样说了,马上中国人自己也开始投入到这股旋风中来,当然,连带着嵘啤火了!
    “喝有脾气的酒,作有个性的人!”
    “好人酿好酒!”
    前面的广告词有一万句,最终还是要落在这两句身上,好酒,有脾气的酒,算是给嵘啤打上标签了。
    可是市面上找不到嵘啤,越是找不到,大家就找得越厉害,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美的,因为它给了大家无数想象的空间!
    “秦总,我们开始地推吧。”王新军提议道,罗玲、赵牡丹等大部队马上就要到上海了,后续的车队源源不断地朝这里开进,上海战役即将打响!
    “等等,再等等。”秦东笑道,“吃面,吃面,我们再抻抻上海人,再抻三天。”
    三天,三天之后就是王耀君下定的最后期限了。
    秦东顺手拿过一件西子啤酒的文化衫,套在了身上,“哎,大东,你怎么穿他们的衣服?”鲁旭光第一个看不惯了。
    “哎,你不知道我喜欢赵雅芝吗?”秦东笑着反问道。
    可是身后的杜小树吃着面条,到处找蒜,“上海人不吃蒜还是咋的?咦,姐夫,你不怕我姐在家里打喷嚏了……”
    “去!”秦东飞起一脚,杜小树却早笑着跑开了,“哎,老板,你们上海有蒜吗?”
    “小树!”
    蒜没找到,可是迎面一人热情地握住了他的胳膊,眼光却根本也不瞧他,直接朝楼里面喊道,“巴依!给我出来,我们俩算算账,你到了上海不给我打电话也不找我,你知不知道,老苒、热合曼都骂了我几次了……”
    来人正是陶阿满,同学见面,热情拥抱。
    “巴依,你这脑袋啊,怎么想出这个主意?”陶阿满嚷嚷着要请秦东吃饭,“几件文化衫就打上了飞机?我们也是准备上飞机呢?”全上海的啤酒厂家,都提出了申请。
    “吃饭就免了吧,”秦东笑道,“你看,我有这么多兄弟姊妹在,要不这些人,你全都请了吧?”
    “我又是不是巴依,我倒是想请客,”陶阿满丝毫不顾忌自己口袋里的空虚,可是看到这么多人,他就担心了,“巴依,你们在这里打得火热,我们上海这么多啤酒厂没有一点反应……”
    他突然想起了一百年前的清朝时日俄战争了,那时俄国和日本在中国东三省的领土上打得一塌糊涂,可是清政府竟然保持中立。
    “那你们上海啤酒厂也保持中立好了。”秦东用上海话回敬自己的老同学。
    “你们真的只是进飞机,没有别的想法?”陶阿满看看杜小树,杜小树继续一脸无辜地吃面。
    “没有。”秦东一本正经道。
    “那你还记得以前的话吗?”陶阿满提示道。
    “记得,如果我们同学在市场上相遇,我退让三十里!”秦东深吸一口气,两人都想起了沈南轻工学院里的青葱岁月。
    其实,以秦东的想法,与其说嵘啤要在上海与西子啤酒过招,不如说他更看中的是浙江市场。在全国,浙江是面积很小的省,但是啤酒销量排第三,仅次于山海和广东。
    “秦总,我接到了罗玲的传呼,第一批次的啤酒今天下午到到上海。”陶阿满放心地离去,准备今晚宴请。王新军走过来汇报道。
    “好,准备,打上飞机后,立马铺货地推,打上海八家啤酒厂一个措手不及……”
    “姐夫,你刚不是答应阿满哥,没有打进上海市场的打算吗?”杜小树啃着猪排。
    秦东笑了,“你,以后不要再吃猪排,我是真被你打败了,打败你的,我看不是天真,是无邪!”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87585/247554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