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推荐阅读:保命要从娃娃抓起我的两个顶流亲儿子终于和好了龙生九子:不同时空爱上你百花深处后宫生存指南[清穿]镇抚大秦背刺太子后我死遁了龙性本淫(NPH)七年之痒客来旅馆(末世np)

    是你护著我,这次换我保护你一次!”

    曹品心痛欲裂,眼睁睁看著虎头怪骷髅的巨掌落在锺祈源的後背上。

    砰──

    一声巨响,锺祈源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

    曹品心头大痛,“哇”地一口血吐出,这一掌如同打在他身上。

    “咦?”锺祈源疑惑地发出轻咦声,为什麽一点都不痛?

    他挨了一掌,却出人意料一点事都没有,没有吐血,没有被打飞,没有骨折,什麽都没有!

    虎头怪骷髅发出不明意味的怒吼,又一掌闪电般挥出。

    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锺祈源还是一点事都没有,仿佛那一掌根本没落在他身上。

    曹品大喜之余,也渐渐地看出了点端倪。

    锺祈源的身上不知何时,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红光,每次当虎头怪骷髅的巨掌打在他身上时,红光就会微微闪烁一下,将攻击全部卸走。

    源源难道身怀什麽逆天宝物?

    虎头怪骷髅也发现不对劲,它虽然灵智全失,但野兽的本能还在。

    危险,很危险!

    干瘦男子在一旁看到虎头怪骷髅停下手来,不由大声催促,“停手干什麽?快点把这两人干掉!”

    他话音未落,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团刺目的红色光团突然从锺祈源的腰间窜出,悬浮在半空中。

    虎头怪骷髅见到这个光团,顿时“蹬蹬蹬”地连退三步,光团发出的灵压让它感到畏惧。

    干瘦男子也心中大呼不妙,这个散发著强烈压迫感的光团到底是何方神圣,连虎头怪骷髅都畏惧不前。

    “这是──?”曹品盯著那个神奇光团,满心疑惑,那个光团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吼!”

    一条浑身通红的赤龙摇头摆尾从光团中腾云而出,饱含威压的吼声令所有人的心跳都几乎停止,那种无上的威压,睥睨苍生的神态,让人差点要匍匐在地。

    干瘦男子吓得腿都软了,在赤龙面前,他这个元婴修士卑微得如同蝼蚁。

    看著心生逃意欲将虎头怪骷髅收回黑幡的干瘦男子,赤龙的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大嘴一张,一道火龙旋转著向虎头怪骷髅席卷而去。

    “嗤”一声轻响,刚才勇猛无比的虎头怪骷髅瞬间被烧成灰烬,与虎头怪骷髅心神相连的干瘦男子顿时如遭雷击,身形一晃,连吐几口鲜血,耳、鼻、眼也同时有血渗出。

    将虎头怪骷髅灭掉,赤龙似乎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只见它再次张开大嘴,又一道火龙喷出,这次火龙的目的是干瘦男子。

    亲眼见到虎头怪骷髅的下场,干瘦男子那里敢与火龙正面交锋,连忙发出飞行法器,鼠窜而逃。

    赤龙看都不再看干瘦男子一眼,自个儿摇头摆尾地又游回光团中。赤龙完全进入光团後,光团“扑”地一声散为点点红光,转眼消失不见。

    另一边,干瘦男子终於被火龙追上,惨叫都还来不及发出,就被火龙一下吞噬,连元婴都没能逃脱,被灭杀得干干净净。

    锺祈源和曹品目瞪口呆地看著风云突变的形势,还心有余悸,没想到他们这麽容易就从鬼门关逃了出来。

    “怎麽回事?人死了?”锺祈源有点做梦的感觉,他都以为必死无疑了,现在反而敌人全灭,他们安然无事。

    “你带了什麽东西吗?那条龙是从你身上出来的。”还是曹品明白,他看得清清楚楚,赤龙是从光团出来的,而光团是从源源身上冒出来的。

    “东西?没有啊,我要知道有那东西我早用了,何必受那畜生一掌。”锺祈源也很迷惑,他身上是带了几件家族赐下的宝物,也有曹品相赠的一些物件,但这些东西加起来的威力也无法跟刚才那条赤龙相比。

    曹品摸著下巴,仔细回想刚才的细节,他先是看到源源身上覆盖了一层红光,然後──

    “那光团是从你腰间那里出来的。”他想起来了,那光团就是从源源腰部那位置窜出来的。

    两人将目光一起投向锺祈源的腰间,只见一巴掌大的玉制龙形配件安静地被挂在腰上,那龙形和刚才出现的赤龙如出一辙。

    “是这个?”锺祈源摘下玉佩,拿在手里细细查看。

    “应该是,一般的玉石都温润有光泽,这玉佩则暗哑无光,明显是刚才唤出赤龙,让玉石的能量耗光了。”曹品也接过玉佩查看一番,得出以上结论,“不过这玉佩,你是从那里得来的?”

    锺祈源古怪地看了曹品一眼,“你不认识?这是你师父给我的定亲之物。”

    曹品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一直觉得那条赤龙很熟悉,原来是出自大师父之手。嘻嘻,源源,看来大师父很喜欢你啊,一出手就这麽大手笔。”

    也太大手笔一些了吧,要是早知道这玉龙配能唤出一条赤龙,他那里还敢这麽随便的佩戴在腰间!

    抚摸著玉龙配,锺祈源不由暗暗感激曹品的师父,不论当时他是出於什麽目的给了这块玉龙配,但这玉龙配今天却实实在在地救了他们的性命。

    两人草草将打斗後留下的烂摊子收拾了一下,该埋的埋,该烧的烧。

    “你好点了吗?”锺祈源问道。

    曹品受了那虎头怪骷髅一脚,肋骨被踢断了两根,但他的灵丹妙药特别多,断两根肋骨对曹品并不是什麽大伤,在抹了一种绿色的药膏後,断掉的肋骨已经重新接上了。不过新接上的肋骨接口处特别脆弱,容易二次断裂,所以锺祈源才有此一问。

    “我才想要问你呢,手臂好点了吗?”曹品瞪了这人一眼,手臂那口子深可见骨,他帮他包扎的时候被气得半死。

    锺祈源赶紧把受伤的手臂收到身後,笑嘻嘻地说,“我那是皮外伤,没两天就好了,哪像你,是被个大家夥踢一脚,我怕你还有别的内伤。”

    曹品没好气地说,“後面不是有人很英雄地帮我挡下了麽,那里还有别的内伤。”

    “哼,当然没内伤啦,我不给你挡的话,现在你人都死了,还能有什麽内伤。”

    “我才不要你挡,不是叫你走的吗,又回来干什麽?”想起来就生气。

    “当时谁说能挡半个时辰的?结果呢,这边把我弄走,那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648/522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