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雏鹰

推荐阅读:太古龙象诀万道龙皇火红年代大江淮江户旅人深渊游戏之超人领主重生日不落当海盗神秀之主某美漫的传奇人生无限之剧本杀洪荒最强幕后黑手

    想要优化制度。
    说白了就是要开始彰显主人的权利地位。
    对此原先陆庄的那批人,拼了命也想把他们主人抬到最高处的地方。
    这样以后在漠北草原行走的时候,只要抬昂起头说他们是从哪里来,就能更便捷的解决问题。
    按照刘青峰说法,干脆弄得霸气一点。
    就像那皇台吉。
    再不济也要把各军编个旗号什么的。
    有了个完整往上升的制度,体系中所有人才能感觉命运是围绕着一个人意志前进。
    是让人自己觉得,他们奋斗出来的荣耀,要向谁来彰显。
    这种体制不一定是最文明公平,但却最符合当下实宜。
    古代环境下,首先套个人人平等的现代制度肯定滑稽。
    毕竟陆舟现在的军队混杂。
    从最远的温克部,到贝海儿湖畔的布里亚特人都有。
    到了现在又吸纳一些漠南漠北的人,整个军队面孔各异。
    有一些混乱。
    大部分是黄种人的面孔,也有一些五官挺立的异域面容。
    原先陆舟刚带着陆庄兵丁们出来的时候,这是把这些人当做追随来的附庸。
    当做打杂的跟肉盾。
    可现在忽然发现,外族人数也愈发不可忽视了起来。
    就像一个慢慢滚起的雪球。
    细细数来,现在不加上那沙阔的沙陀部,也有两千多的外族兵。
    如今还未建好的城池里,人口就逼近了七千人。
    这还不算伪装成建奴,埋伏在远处山林里,饲机跑到草原上捣乱的一千多胡兵。
    如果再加上另外两片广袤的领地,名义上统治的外族越来越多,这便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
    这里边也有许多的势力。
    这些人愚昧,但又不是纯傻。
    是个人都想要往上爬的。
    可也好在的是,关于这个群体,他们不是一个整体民族,而是一个个散部。
    他们漫无目的游荡在草原,放养牲口,靠向头上的封建领主交税,换取相对平静的生活。
    不断的繁衍或者灭亡......
    散部虽然散,表面看起来复杂难管理,但血缘韧性弱。
    其实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什么真正的民族概念,民族融合也只是一个雏形。
    就比如明末蒙古草原上的人,跟陆舟前世的蒙古族人,是两回事。
    于是陆舟就成为了一个民族重新融合的推手。
    在他的指令,跟狗腿子的努力之下。
    许多部落都开始迁徙,保留部分丰茂牧场的情况下,有专门的人种植青稞。挤出更多的人手,则是成为了发展所需要的廉价劳动力。
    而所有部族之间,使用的官方语言,当然是中原话。
    不会说中原话,就证明他们在生存空间的争取中,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只待别人的部落刮分好之后茫然点头,最后获得最少的精盐,落得最苦的差事。
    这个过程,当然是不顺利的。
    而但凡有刺头的部落,都会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莫名其妙的消失。
    乌拉跟杜二娘成为了执行这个任务的完美结合。
    只不过是作为女人的二娘负责杀戮,乌拉在战场完结之后,搜刮一切的资源和痕迹。
    乌拉从远北跑出来之后,就像是一头兴奋的野狼。
    作为24k纯种奴隶出身的守家奴,对着一切掠抢行为,向来极度痴迷。
    抢来别人家的,总是比自己家的要好,就算主子家的肉再多,别人家的也是能吃一口算一口。
    于是只要乌拉经过的地方,向来都是要刮地三尺。
    草原上的一小片地区,就逐渐有了乌扒皮这一个说法。乌拉出征,寸草不生。
    所以在陆舟举行封赏典礼的那个“盛大”夜晚,异常热闹。
    所有人在点燃的巨大篝火旁,载歌载舞。
    各部落的人到场,还有一些从贝海儿湖畔骑马赶来的人。
    众目睽睽之下。
    原先的核心人物,再一次得到了应有的封赏,将领们被挑选了出来。
    胡人队伍里也选出两个头头,他们不是草原上的贵族,只是在陆舟的眼皮底下,砍了几个首级,最重要的还是,他们原本取了汉人妻子。
    封赏的典礼,也是为了彰显权利。
    陆舟还是以大领主的名义统治着领地和人口。
    但是在陆舟这里,没有草原上的什么联盟制度。
    其实皇太极在称帝前,建州上层还很长一段时间是联盟制,商议机要大事的时候跟其他旗主一同面南而坐。
    陆舟跳过这一步,没有哪个部落能坐在他的身旁。
    来参与典礼的朵儿哼兄弟两人,也只能坐在陆舟狗腿子的下首。
    但当然也不是骚包的黄袍加身。
    只是目前统治跟军制上的需要,否则这点人口不过是跳梁小丑。
    于是在明土贼王四起,建州大举皇旗的背景下。
    陆舟这一个小小的政权,又迎来了一次脱变。
    遥遥相望着东南两面。
    “主公,喀尔喀其余两部之间送来信帖,大概是恭贺的意思。”
    过不了两天,刘青峰就拿着一些信帖过来禀报道。
    陆舟现在会写了些毛笔字,可是看不懂蒙文。
    “为何要恭贺?”
    陆舟不由愣了一愣,现在自己的名头,就连更远的札萨克图部也知道了?
    漠北的喀尔喀蒙古共分为三部,与自己紧邻的是土谢图部,在最西面的边缘就是札萨克图。
    那是个陆舟暂时不感兴趣的地方、
    他不过是刚刚就任了一个大领主,这两部的风声如此灵敏。
    “主公,这喀尔喀三部同气连枝,却又互相纷争。
    大小事都有人传播。
    但语气中是把你跟车臣汗摆在了一个位置,应该是为了挑拨你跟车臣汗的关系。”
    刘青峰分析着说。
    “那他们可定是弄错了,我跟车臣汗的关系不需要挑拨。
    在车臣汗寨的探子不是说,车臣汗现在也就每日能躲在帐篷里造孩子。
    但他们把这名号给我,也不是没有用,以后我的人在漠北行事,也更方便了许多......”
    陆舟笑着说道。
    刘青峰点点头,只听着这孩子的事情,又是说道:“主公,至于这子嗣的事情,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考虑?”
    陆舟看着刘青峰的脸,很是认真的问道:“你们是不是又有了些什么主意?不要说又找到了什么小丫鬟......我实话告诉你们,都别想了,这新纳的人口里边,也没有什么看上的小丫鬟,太小了......”
    陆舟很是拒绝的说。
    这环境能看得上眼的人简直万中无一。
    他想让这些人别再废了心思,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多观察手低下的兵丁。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103409/257748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