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高辣 > 在那之後 > 结局携手往前

结局携手往前

推荐阅读:大奉打更人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万界种田系统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霸天武魂绝世邪神(邪御天娇)我靠科技种田兴家妖龙古帝贫道以德服人开挂的住院医

    为什么答应他呢?宋寒悦后来想了很久。
    大概,是跟她妈的一番对话吧,
    她妈对陆凡的第一印象是好的,但是问过他做的什么工作就不太好了
    宋寒悦上一个男友是设计师,姑且不提当年学生时带坏了她女儿,光是他的工作说白了就是不稳定的工作,她妈很不喜欢,甚至后来让她女儿等了那么多年,结局迎来的又是什么?
    她对宋寒悦没有太大心愿,就仅仅希望她能过得平安顺遂,可她没想到来寒悦这次找的又是个不稳定的。
    听人说这搞艺术的都为人古怪,一心扑在艺术上。前一个说中了,后一个她实在不愿宋寒悦再同地方上摔跤,即便她是挺喜欢陆凡这个人的。
    饭前,宋寒悦在厨房帮她忙,她把这事说了,宋寒悦无奈极了,却也能理解。
    她还是没听她妈的话,只是说「我看你挺喜欢他的,你也不用担心我,再说了,就算找个工作稳定的,他就会跟我好一辈子吗?”
    我自己选的路,是好是坏我都会承担没有什么是能平平静静走过的」
    她妈听完,仍是藏不住忧心,最后摇头长长叹了一口气「以前啊,婉是什么事都看着很听话,但一旦认定你想做的事,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那你还来劝我】
    “我不劝行吗?”她妈瞪她
    Ρó18Ε.Cóм(po18e.vip)一眼,凶人的语气中藏着柔情“以后如果有什么事就回家来,没事也回来”
    宋寒悦笑了笑“好”
    网络上总有类似的句子这样写,“我把曾经自己,都留在了过去的爱情“
    爱情是什么样子千千百百种又哪里说的清
    两个人在一起也不是一定要多适合,他喜欢玩车,她真欢宅在家,他喜欢摄影,她喜欢时尚,一个东一个西,他们那么不就仅仅是因为知道有个人在背后无条件的可以依靠,当她累了委屈了,她可以奔向他。
    时间磨人棱角,岁月长满皱纹,爱,让人成长。
    遇见合适,能够自在相处的不容易,遇见真心愿意相守的微乎其微,明白了自己更是难得。
    宋寒悦亦不会留在原地,因为那个曾经的她不会是最好的自己,即使那个时候她能无畏地去付出所有。
    现在,她却能抑她伤过,痛过,历练过后的那些种种,蜕变成一个更懂得去爱自己,她相信她和陆凡在一起能越来越好,而且,她能有预感,她这次走得既无怨也无;悔,会是她最好的一条。
    然而宋寒悦隔天就悔了,她话说的太早红包收得太快,因为陆凡天未亮就把她叫起床,兴奋的连起床气也没有,直说昨晚她爸跟他说附近有处黑森林秘境,起得早的话就能在森林里看日出。
    这趟来陆凡自然不会落下他的宝贝相机,宋寒悦没睡醒,在一旁不情愿地拖拖拉拉,他就已经备好了设备。
    路上,她吃着陆凡去便利商店买的叁明治,一边看着窗外渐亮的天色,告诉陆凡「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那里原本是墓仔埔」
    「你怕?」
    「怕,所以回去睡吧」
    陆凡笑了声「我倒是想看看能不能拍出灵异照」
    可最后别说灵异照没拍到,就连赶着在日出前要拍的也没有。这都因为宋寒悦在走坡的时候崴了脚,多亏陆凡在她后面,及时拉住了她,否则摔下山去都有可能。
    宋寒悦趴在陆凡背上背着原路返回,嘴上怪他没事起大早看什么日出,结果新年的第一次日出没看见就算了,她还负伤,有比她惨的吗?
    陆凡沉着脸听了一路,宋寒悦看他脸色不好,闭了嘴又忍不住「受伤的是我,你不开心什么?没拍到照?」
    这下陆凡也没了好气「你说呢?」
    「要拍去拍,我自己回去」
    「你脚伤了,车给你开你也开不了」
    「我不会叫车吗?」
    陆凡不说话了,脸也更臭,倒是本来被她吓着的心浮在空中慢慢归位。
    脚都崴了,脾气还大,看来不是大事,就是他有些后怕,怕她真摔下山去。
    以前他一个上山下海,再糟的路都走过来,也好几次为了拍照,涉过几次险,但那些都没有今日的让他胆战心惊。
    也不知道是不是宋寒悦胆大心大,除了当下表现出的恐惧,就是现在这副模样。
    宋寒悦最后还是掉了眼泪,生理夹杂心理的那种。
    陆凡把她送去了急诊,一手紧搂着她的肩,一手握着她的手。医生给她看完后,她泪眼婆娑地嗔向陆凡,她说「答应我,等今年过年我们再去看一次日出」
    //
    接下来的一年里并没有因为宋寒悦的伤而过得不吉利,陆凡顺利完成了他的摄影集及个展,宋寒悦成了全职部落客,两个自由职业者,一对神仙眷侣,整整一年一起浪遍了天涯,脚好以后还去了一趟陆凡老家。
    这自然也能想像,形影不离的二人一路上的嘴没有停过,感情却映了那句床头吵床尾合,越吵越好。
    隔年初一,陆凡和宋寒悦真的回到了黑森林。
    黑森林名如其言,树木高而大,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漫着团团的神秘白雾,唯有依靠淡淡亮起的天光照进树林里才能勉强看清路。
    他们找了个视野好的位置等待新年的第一个曙光,宋寒悦举着手机,想捕捉那一刻。她目光不时看向萤幕,馀光却不断飘向手机下一条晃动的五缐彩绳。
    去年她知道陆凡要去泰国后就气得拆下了,省得每日都在她眼前提醒他是个混蛋,结果也不知道陆凡怎么找到她故意藏起来的位置的,重新给她挂了上去,说可以保平安。
    确实,她今年很平安,没有意外地来到了黑森林。
    宋寒悦唇角淡淡的扬起一抹微笑,转头看看身旁同样在等曙光的男人,相比之下,他的设备专业多了,而她仅仅是想拍个缩时vlog。
    而当太阳从一片云海中露出一点点模样时,宋寒悦兴奋地大叫,回头却见陆凡放下了相机,手中变出一个小小戒指,上面镶着一颗精緻的钻石。
    四周躲在树上的的虫鸣鸟叫黯淡了,天空渐渐染上橘黄的颜色,那一颗钻折出的光彷彿是太阳四散出的,闪烁的让人瞇起眼睛,又许是不想让眼泪落下,又许是当宋寒悦看向陆凡时,觉得他比太阳还要耀眼而温暖。
    他像往常一样,晨曦的光勾勒出两个她钟爱的小酒窝,笑着说「宋寒悦,你要不要嫁给我?」
    嫁,可是陆凡,你又错过了日出,所以明年我们再来一次吧。
    ——全文完——
    十月了,是我满写文的第二年,迈入第叁年的月份。
    从墨白开始,我认识了很多人,到sonder,我拥有了很多一直在支持我的人,再到短篇和念生,一次都没有觉得对不起自己,但最对念生感到念念不忘,和歉疚。
    对于这一本,我没想过续写,怕人设崩塌,写了之后的过程也很忐忑,所以试着当成了一本全新的文来写。
    其实还是怕曾经看过sonder的觉得这篇不够好,毁了他们所喜欢的角色吧。
    无论如何,我写完了。
    我想着,要把这一本当成礼物送给你们,希望没让你们失望。
    而这一本也是我今年的最后一本了,以后会在哪里更文不确定,想换一个,但一直没找到我觉得适合的。
    如果换了地方,希望还能支持。你们是我很大的动力,谢谢一路的陪伴。
    --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90939/200235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