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 > 黑夜将尽 > 第十五章 狱友

第十五章 狱友

推荐阅读:无敌炼丹师武神主宰(武神归来)我的娱乐那个圈诸天单机大玩家凌天神尊他比我懂宝可梦遮天我是狠人师尊逆天剑修无敌赘婿逆袭记余烬之铳

    福煦路巡捕房。
    审讯室内,徐思齐面色平静,事情出现了反转,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这种事如果预先不安排后手,那才叫奇怪。
    徐思齐甚至怀疑,巡捕来的如此及时,阿毛和胜子突然翻供,根本就是张孝临在暗中操纵。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谁让自己赶上了,人命关天的大事,无论是任何时候,徐思齐都会毫不犹豫的加以制止。
    李巡长倒背着双手,上下打量了一会徐思齐,说道:“收押之前,把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巡捕房代为保管,等你离开时,分毫不差予以返还。”
    徐思齐没说话,证件、手表、钱夹、家里的钥匙、半包大英雄香烟、火柴,包括戏院给的一封银元,统统放在了桌子上。
    旁边有巡捕专门负责登记,然后让徐思齐签字确认。
    现如今,即便是家财万贯的大财主,随身也就携带十块二十块,很少有人会带这么多钱上街。
    一是不方便,二是没这个必要。
    看到一封银元,李巡长眼睛一亮,说道:“徐思齐,你刚才说自己是学生,对吗?”
    “是的。”
    “一个学生,上街带了这么多的钱,可以解释一下吗?”
    “请问,哪条法律规定,学生就不准携带超过一百块银元?”
    李巡长冷笑道:“徐思齐,我警告你,这里是法租界巡捕房,你最好配合一点,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
    徐思齐说道:“这些钱是黄金大戏院给我的酬谢。”
    “酬谢什么?”
    “酬谢我帮他们抓了两个搞破坏的歹徒!”
    “哦……”
    “李巡长,这是不是可以证明,我是无辜的,那两个人才是罪犯!”
    “究竟谁是罪犯,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李巡长板着脸,大声吩咐道:“来人,收押!”
    从外面进来一名巡捕,问道:“李巡长,犯人关几号牢房?”
    李巡长略一思索,说道:“他既然是学生,那就关在4号牢房吧。”
    “是。”巡捕把徐思齐带了出去。
    听着脚步声走远,李巡长赶忙回手关好房门,对负责登记的巡捕说道:“阿水,弄好了吗?”
    名叫阿水把登记明细展示给李巡长,嘿嘿笑道:“您就放心好了,小菜一碟,好了!”
    物品明细栏内本来有字,记录着犯人寄存的财物,现在除了徐思齐的亲笔签字,其他地方一片空白。
    李巡长赞道:“啧啧,真别说,洋鬼子的玩意儿就是好用。”
    阿水说道:“那是,听说这叫密写药水,要用火烤一遍才显影……”
    登记物品时,阿水先用密写药水写一遍,然后立刻让徐思齐签字确认。
    算上戏院给的100块,徐思齐身上总共103块,登记明细上应写着:银元一百零三块。
    阿水用正常钢笔重新写一遍,原本的银元一百零三块,就变成了银元一十三块,其他还和之前一样。
    阿水说道:“巡长,那小子的手表也不错,估计最少能换十块大洋……”
    “马后炮!都写完了,还咋改?”李巡长给了阿水20银元,剩余70块都装进自己的腰包。
    得知徐思齐是刚到上海的外乡人,再仔细一查他的家世背景,更是毫无威胁而言,这种坑人的把戏自然发生。
    正常来说,如果是对付普通人,这招几乎是百试百灵,毕竟白纸黑字写着呢。
    明知道自己被巡捕坑了,也只好吃了这个哑巴亏。
    …………
    犯人的被褥很少拿出去晾晒,加上监狱内的环境阴冷潮湿,时间久了,就有一股发了霉的酸臭味道。
    来到4号牢房门前,巡捕掏出钥匙打开铁门,对徐思齐说道:“进去!”
    徐思齐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警官,有件事要劳烦你。”
    “啥事?”
    “我平时有看报纸的习惯,明天能不能帮我买一份报纸?”
    巡捕看了看徐思齐,鼻孔里发出哼的一声,说道:“摆谱儿摆到巡捕房来了,你也不打听打听……”
    徐思齐插口说道:“等我出去后,必有重谢。”
    “重谢?有多重?”
    “你开个价儿。”
    巡捕心里很清楚,徐思齐这件案子纯属冤案,只要黄金大戏院愿意出证明,估计三五天也就无罪释放了。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两块钱……行吗?”
    “行!”徐思齐一口答应。
    “你要看啥报纸?”巡捕心里有些后悔,感觉自己要少了,这位没有半点犹豫,看样子是有钱人啊。
    “世界报,申报,每样各一份。”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之间有了灰色交易,巡捕对徐思齐也算照顾,特意送来一床干净的被褥。
    正常来说,每间牢房核定人数为十二人,租界治安相对比较好,平时也没那么多犯人。
    巡捕房监狱属于看守所性质,重犯都被送去了提篮桥监狱。
    左侧一张上铺空着,徐思齐爬上去把被褥铺好。
    来了新狱友,其他犯人都坐了起来,没有人说话,全都一声不吭的看着徐思齐。
    借着昏暗的灯光,这些人看着有些面熟。
    徐思齐说道:“你们好,我是新来的,以后多关照。”
    一个闷闷的声音说道:“关照啥呀,我们还不知道让谁关照呢……”
    他说话带有明显的东北口音,徐思齐立刻想起来,他们是前两天在四马路唱歌的那些学生,于是问道:“你们都是东北的吧?”
    “嗯。”
    “那、怎么到上海来了?”
    “我们不想当亡国奴,就偷着跑出来了。”
    “同学,听我一句劝,学生还是应该做好本分,你们这样偷着跑出来,荒废了学业不说,家里肯定也惦记你们……”
    徐思齐话音未落,角落里传来哭泣声,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的少年哽咽着说道:“我想回家,我想我娘了……”
    他的悲伤没有持续多久,立刻被一个愤怒的声音打断:“哭哭哭,就知道哭!我们当初为啥出来,忘了?”
    少年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我没忘,可是,这么大的上海,去哪找共党啊……”

本文网址:https://www.haitangshuwu.vip/book/89672/196543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haitangshuwu.vip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